“名老中医”真坐堂还是噱头?

世界中医药网  2018-12-11 18:23:07复制链接我要评论()RSS

核心提示:中医在岭南地区有着深厚的民间美誉,国医馆的出现为百姓日常保健和治疗慢性病带来便利,也弥补了公立医院医疗资源紧张的不足。然而,大量出现的国医馆是否能重现当年岭南大医的风范?作为医改新生事物又该如何避免出现行业乱象?请看记者“求证”。

  原标题:“名老中医”真坐堂还是噱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高敏华、李春先

  上周六上午10时,在佛山市佛平路军桥附近一家国医馆,几位年轻妈妈带着小宝宝来做小儿推拿。在这家新开业一个多月的国医馆,以幼儿推拿按摩为主打的中医传统治疗项目几乎每天都预约满员。“虽然这边是100元挂号费,但每个周六日候诊的人都特别多,我小孩按这个医生开的方子抓药很管用,贵也值得。”一位等候的妈妈说。

  据了解,自从向社会开放办医资格后,各种形式的国医馆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纷纷将国医馆作为特需门诊,也有越来越多民间资本不断涌入市场独立办诊。

  中医在岭南地区有着深厚的民间美誉,国医馆的出现为百姓日常保健和治疗慢性病带来便利,也弥补了公立医院医疗资源紧张的不足。然而,大量出现的国医馆是否能重现当年岭南大医的风范?作为医改新生事物又该如何避免出现行业乱象?

  求证一:

  国医馆火起来了?

  无论是从市面上不断开业的国医馆,还是相关部门等官方发布的资料来看,国医馆近两年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

  2015年11月,禅城中心医院的国医、国药馆开始对外试业;半个月后,国药集团冯了性(佛山)中医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冯了性国医馆国药馆正式开业。

  短短几年间,在佛山禅桂中心区域,就聚集了多家中医特色门诊,其中有本地名中医开办的特色门诊,例如佛山志维骨科门诊,就是佛山市中医院原院长陈志维、全国中医药专家潘志雄和佛山骨伤名家李广海的孙子李国韶为代表,以李氏正骨法等骨伤科手法为市民带来骨伤科医疗服务;也有大型医药集团,如中国中药旗下的冯了性国医馆,爱宾国康旗下固生堂,复兴旗下的禅城区中心医院国医馆;还有佛山土生土长的医疗集团,如原本以经营治疗腰腿疼痛的骨科专科民营医院起家的健翔,也收购了一家推拿按摩店,改造成“健翔亚健康中心”,意在抢滩中医推拿保健市场。

  从2016年禅城区卫计局公示资料显示,2016年新增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21个单位中就有12家中医诊所,而2016年南海区新增的51家医疗机构中就有21家中医诊所。南海卫计局方面表示,中医诊所占比最高,主要是该区正在推动中医进基层、进社区,因为中医不需要借助太多的医疗器械,比较便利,在基层即可以治病,也可以防病,希望给一些受群众欢迎的老中医在基层提供空间。

  而从2017年全国各省市国医馆普查调研数据来看,2017年是国医馆的快速增长期,广东省内各种形式的国医馆就有171家,这数据高居全国榜首。

  求证二:

  百元挂号费市民是否买账?

  国医馆挂号费远远高于公立医院挂号费,从50元到100元不等,如此收费,底气何在?市民是否买账?

  第一次进入国医馆的人,会感觉国医馆跟普通医院门诊差别很大。在最近新开业的冯了性南海国医馆,一楼大厅是地道药材、参茸汤料、膏方成药展示销售柜台,其中还有不少佛山本地药厂出产,但普通药房很少售卖的产品,如冯了性的大活络丸、抱龙丸等。

  在诊疗区,每位医生都配一位助理。记者留意到,该国医馆聘请的医生都是佛山本地名医,如张卫华、龙倩玲等广东省名中医,以及邓丽莎、李俊雄、蒋开平等“佛山十大名中医”。“每位医生一天最多只看20个号,几乎每周六日都是约满的,特别受一些上班族和家长欢迎。”该国医馆负责人告诉记者。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医疗服务也有差异化的需求,国医馆挂号费的定价符合医疗机构相关定价规定,市民对医疗价格的敏感度也非常高,国医馆确实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才能吸引到这么多患者选择。”禅城中心医院副院长邬素珍表示。

  求证三:

  国医馆如何保障服务品质?

  虽然国医馆行业发展快速,但是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行业乱象。对此,又该怎么办?

  “目前佛山市场出现了不少打着国医馆旗号的门诊,它们规模比较小,服务能力比较差。”国药集团冯了性(佛山)中医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文汉表示,一些小型中医医馆因为需要承担昂贵的租金、医生的收入等,如果它的服务只是医生开诊然后处方卖药,势必需要从药方上盈利,就会影响服务。

  汪文汉认为,在目前国医馆市场充分竞争阶段,为了避免国医馆出现行业乱象,亟待出台相关行业标准。“明确行业准入门槛,比如相关证照、相应场地,污物处理,注册医师、护士、护师、药师等配套标准要严格执行。同时要加强行医监管,监控民间偏方、怪方。药品品质监控也非常重要。中药标准只有湿度、重金属、农药残留等最基础的标准,而有效成分却没有标准,中药的质量最终影响疗效。治疗手段多样化的同时要规范安全性,例如针灸、正骨,应有相应的标准。”汪文汉说。

  邬素珍则认为,国医馆的本质是医疗机构,只不过是突出了传统中医特色,所以无论是哪个级别和规模的国医馆,只要按照相应级别的医疗机构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即可。

  求证四:

  “名老中医”是真坐堂还是幌子?

  姜是老的辣,中医也是老中医吃香。记者留意到,无论是单体的中医门诊,还是连锁的国医馆,都打出“名老中医”的旗号吸引客人。

  然而国医馆骤增,从哪里聘请来那么多老中医坐堂?家家都挂出名老中医坐堂的旗号,是真有老中医坐堂,还是拿名老中医做幌子?

  “国医馆的遍地开花,的确造成了中医人才的争夺,特别是区域内名优中医,都是抢手的香饽饽。”汪文汉表示。

  考虑到中医流派的地域性,岭南地区本土的中医医生对本地患者更了解,因而对症下药效果也更为显著;外省的“过江龙”中医医生多数有“水土不服”,而且外省的医生在本地知名度不高,因而本地名老中医就成了国医馆争夺的“香饽饽”。有的国医馆为了争夺区域内名优中医,不但开出高薪聘请,还给出出让股份等优厚条件。

  在优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实力弱一些的国医馆就想别的“招数”。有些小型国医馆购买持证药剂师、针灸师的挂靠资质,而注册证件上的名医实际上无法亲自前来坐堂,然后让并无持证的人员进行日常坐堂。“之前在一家小型的中医诊所开诊,持证的药剂师都不驻场,只是挂个名。”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表示。

  2017年9月,三水卫生监督所白坭分所在日常巡查中发现一家无证“黑诊所”,其中的所谓骨伤痛症“专家”其实是某村民从外地邀请回来的无证游医。

(来源:广州日报数字报2018-12-11  A12版

我来说两句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政策法规评价:  

心情: 支持很棒欠扁吃惊搞笑不解找骂扯淡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更换图片 
央视《百家讲坛》开讲中医第一经典(翟双庆解读《黄帝内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