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所顶尖中医药大学遭除名: “和中医的国际地位无关”

世界中医药网  2019-11-23 19:06:49复制链接我要评论()RSS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很多国外机构并不了解,中国的中医教育和全世界都有很大不同。“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推动中西医结合教育,创新地将中医院校纳入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管理,普及西医学基础课程。因而,所有中医和西医院校的学生受到的基本训练是一致的。”

  原标题:8所顶尖中医药大学遭除名: “和中医的国际地位无关”

  ▲ 来自加拿大的留学生在河南中医学院三附院学习抓中药。“除名风波”后,很多中医药界人士并不担心中医药在世界的接受度被减弱。 (ICPhoto/图)

  引发除名的导火索不在于目录编纂方,也和中医的国际地位无关。

  11月1日,从这8所院校毕业、在美国报考西医执业医师考试的校友接到通知,他们的考试资格被取消,已参加考试的成绩也无效。

  很多国外机构并不了解,中国的中医教育和全世界都有很大不同。“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推动中西医结合教育,创新地将中医院校纳入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管理,普及西医学基础课程。因而,所有中医和西医院校的学生受到的基本训练是一致的。”

  文 |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袁若

  责任编辑 | 马肃平

  8所中国中医院校“被国际名录除名”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

  2019年11月6日,消息先由韩国媒体传出。《韩国生物医学评论》报道,大韩医师协会通过医疗政策研究所得到确认,世界卫生组织(WHO)旗下机构已于11月1日将中国8所纯中医药大学从《世界医学院校名录》(The World Directory of Medical Schools,以下简称“WDMS”)中剔除。

  多家国内中医药“第一梯队”院校名列其中。八所中医院校分别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辽宁中医药大学、贵州中医药大学、山西中医药大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

  南方周末登录世界医学院校名录网站检索发现,已查询不到上述学校信息。名录编撰机构亦回复南方周末,11月1日,这8所院校确实已被移出名录,但仍有20所中国中医院校位列名录之内。

  对此,2019年11月18日晚间,教育部表示,该名录由非政府组织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管理,变更不影响中医院校毕业生获取医师执业资格。

  但名录变更对于从这8所院校毕业、报考了美国执业医师考试(USMLE)的学生已经造成了实际影响。

  11月20日,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作出官方回应,除名系因八所院校没有为学生提供在中国境外获得临床执业资格的课程,该决定并不是对中医药质量或重要性的评价。

  在美申请西医执照受影响

  世界医学院校名录起初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汇总编纂而成的,其主要目的在于向国际社会提供全球范围内2900多所医科大学的历史、运营方式和教育项目等信息。但在多年间,名录编纂方几经易主,直到2013年才又回归到WHO手中,由旗下的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WFME)和国际医学教育和研究基金会(FAIMER)负责目录更新工作。

  “尽管是非政府组织,但由于目录都是和各国政府机构直接沟通,具有相当的权威性,美国对国外医学院校毕业生的资格认证仅以此为准。”上海中医药大学美国校友会会长、纽约中医学院院长陈业孟告诉南方周末,毕业于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中的高校是报考美国执业医师考试及其他标准化医学考试的重要条件。

  11月1日,从这8所院校毕业、报考了美国执业医师考试的医学生们接到通知,他们的考试资格被取消,已参加考试的成绩也无效。

  这也意味着,今后,这8所纯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希望通过USMLE考试在海外行医几乎再无可能。USMLE标准苛刻、难度极高,号称世界上最难的标准化考试,不少海外医学生以通过这项考试作为梦想奋斗。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共有约六千多名华人通过该考试在美行医。

  “这属于极大的倒退,对中国也是不公平的。”中西医师李永明博士是为数不多的有着中医学背景、去美国后通过西医执业医师考试的人,多年来一直从事中西医工作。

  很快,海内外掀起巨大讨论。陈业孟是最早关注到此事的人之一。11月5日,他在第一时间向其母校校长致信,希望校方能与教育部和外方组织积极沟通,恢复包括上海中医药大学在内8所中医药大学的目录资格,保障毕业生应有的权益。

  为了平复热议,一些知名中医院校纷纷表态。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谷晓红教授对外发出声明:目前学校正在与相关机构进一步沟通此事,但网络上大量信息描述不实。此事与我校医学院校地位、我校学生取得医师资格及以医生身份进行国际交流没有任何关联,即使在美国,也不影响报考和取得中医类别的医师资格。其影响仅限于,对在美国申请西医执业的资格认定,对此,学校也在通过相关部门和机构积极沟通协调中。

  上海中医药大学也回复北美校友会称,“已将此情况汇报给上级有关部门。按照中国执业医师法,中医师也是执业医师范畴,中医院校应属医学院校,有关事宜正在沟通中。”

  是什么导致了“除名”风波?

  “这次除名事件在我们中医界里就是个笑话,好的不在了,差的留在上面,本身名录就有问题。”一位北中医校友、中医学教授告诉南方周末,现有WDMS名录中仍留有20所中国的中医类院校,但无论是规模、水平和教育质量都比不上被除名的8所纯中医院校。

  很多媒体都将“除名风波”和中医不被现代医学承认关联起来。事实上,陈业孟告诉南方周末,引发除名的导火索不在于目录编纂方,也和中医的国际地位无关,而在于中国教育系统内部改革和名录制定方的规则调整。

  “现在看来是国内中西分家的结果。”陈业孟说,一直以来,中国教育部的临床医学专业认证委员会都是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WFME)的对口单位,为其提供及核实进入目录的中国医学院校名单。但是在2018年年底,这一机构进行行政改革,单独成立中医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20所中医院校设立临床医学专业,仍接受临床医学专业认证,而被除名的8所中医院校只接受中医药专业认证。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名录中仍留有20所中医类院校。

  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医教授告诉南方周末,这20所中医院校皆因前几年“赶潮流”开设了西医学“临床专业”,有幸逃过“被除名”一劫。他所在的中医院校便是其中之一,“中医院校里的临床专业都是招不满的,谁会去一个中医院校报西医的临床专业?”

  目录编纂方在邮件回复南方周末问询时也承认,他们不审核医学院的质量、水平和层次高低,收录到WDMS的医学院只需要是能够提供一套完整的教育方案、使学生获得执业医师执照的教育机构。“收录进入名录的医学院校,不代表WDMS就认可,也不代表发起组织WHO或是旗下机构的认可。”

  一位教育部临床医学专业认证工作委员会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除名和机构改革相关,只和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更改了纳入规则有关,“他们只承认西医学的临床医学专业,有开办此专业的院校才会被纳入”。

  陈业孟也提到了规则修改的问题。他告诉南方周末,过去世界卫生组织在管理WDMS时,把传统医学院校(中医院校)与西医院校并列。然而,WFME在接管WDMS后,已将规则调整为只收录开办临床医学专业的医学院校。因此在接到教育部下属临床医学专业委员会院校调整的名单后,他们将8所纯中医院校从名录中剔除了。

  11月18日,自2015年起担任WFME主席的David Gordon教授回复媒体称,他们最近一直在整理名录中的中医药院校,目前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纳入目录的院校都是提供基于西方科学的医学院校信息,这个决定无关中医药的水平或重要性,但对全球的医学生及监管机构很重要。他们也给8所中国院校回信解释过原因。

  “国外根本不理解中国的中医教育”

  David Gordon教授在回复媒体时称,“之所以没有将传统医学院校(包括中国、韩国、印度和其他国家的)纳入名录,是因为一些传统医学院校毕业生没受过西医学训练,在出国后隐瞒了自己的专业,获得了执业医师许可证,这对那些不知情的患者是有风险的。”

  这引起了海外中医学者的极大不满。他们反对将中国的中医院校和韩国、印度等地的混为一谈。在李永明看来,这些国家的传统中医院校都未纳入本国的高等教育管理,属于技能培训类学校,没有相应西医课程和系统化训练,根本不能与中国的中医院校相提并论。8所中医院校被除名,可能恰恰是受到了其他传统医学院的非正规受训毕业生不良行为的“牵连”。

  陈业孟也有类似观点,他向南方周末解释,中国的中医教育和全世界都有很大不同——这点很多国外机构并不了解。“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推动中西医结合教育,创新地将中医院校纳入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管理,普及西医学基础课程。因此,所有中医和西医院校的学生受到的基本训练是一致的。”

  正因为此,一些优秀的中医毕业生有着扎实的西医学基础,在美国等地深造时会继续考取当地行医执照。

  “我们的中医学院学生都是五年制本科,正规的医学院教育,无论从师资、规模、水平和课程都达到了美国执业医师考试的基本要求。过去西方一直是承认的,所有考过的人及其实践(包括我自己),都是很好的证明。”李永明说,如果排除在名录外,不能参加美国执业医师考试,无法在海外行医,对这部分希望深造的学生是很大的打击。

  在前述北中医校友看来,这次事件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中医药走出去完全可以靠中医药相关资格认定,“我们为什么要拿西医的执照呢?” 他也丝毫不担心,中医药的国际化和在世界的接受度被减弱,“中医现在在国外比西医火。很多西医专业毕业的学生都在出国前临时学点针灸,装成中医到国外开诊所。”

  “名录的事情不会阻碍中医的发展,优质中医药的国际认同会越来越高。”该中医教授举例,大量优质的中医院校都在与国际合作。2017年起,广东省中医院与诺奖评选机构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乌普萨拉大学共建“中医药联合研究基地”。2018年10月,北京中医药大学与哈佛大学医学院达成了在中美两地轮流长期举办会议的共识。

  无论如何,厘清中医药的概念定义、规范中医药发展都将成为趋势。2019年5月2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第11版(ICD-11)》。在这个版本中,中医的药物信息等术语规范被列入第26章传统医学分类系统。

编辑: 杨格

(来源:南方周末2019-11-22 23:50

我来说两句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政策法规评价:  

心情: 支持很棒欠扁吃惊搞笑不解找骂扯淡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更换图片 
央视《百家讲坛》开讲中医第一经典(翟双庆解读《黄帝内经》)